想起“红月亮”

第一次喝咖啡,是在大学图书馆的2楼。

咖啡座很简陋,取名叫“红月亮”。几张课桌,一幅出自建筑系某位师兄的抽象画,血淋淋似的充作背景和唯一的装饰,说起来,我们学校建筑系的仁兄们颇有才华,手画的饭菜票硬是瞒过食堂的大师父很久。打住打住,回过头来继续说“红月亮”,灯光倒有些氛围,暗暗的。咖啡杯是白色的,咖啡勺闪着暗淡银光,但绝对不是银的,好像也不是不锈钢的。

繼續閱讀 “想起“红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