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着生煎小笼包,想着生煎肉馒头

看见菜单上有生煎小笼包,稍加犹豫,还是在翡翠点了这道点心。

在江浙上海一带,生煎小笼包又叫生煎肉馒头,是街头巷尾常见的小吃。

小时候住在江南的奶奶家,旧式的二层小楼,楼上楼下合住四户人家,前后两个天井,还有高高的影壁白的墙灰的檐。一个天井有大水缸,一个天井有小水井;后门有池塘,前门出去便是上塘河。只记得奶奶牵着我的手,走在河边,河边梯脚下是洗衣洗菜的人,朝霞里笑吟吟地互相打着招呼。河的对面,木质的旧楼,二楼的一部分挑在河面上,远远地就飘来生煎肉馒头的香味。

跨过东木桥,踏上青石板路,蹦蹦跳跳地来到香味愈发浓郁的店前,再到吱吱冒烟的大大的平底锅前,递上三、五毛钱,换来纸袋装的生煎肉馒头。口水不停地流,肉馒头很烫很香,好不容易吹得微凉,便急不可待地塞进嘴里,然后呼呼地边吃边倒吸冷气。那个香啊,一辈子难忘。

所以,即使这里不是老家,甚至不是中国人开的店,我依然点了生煎小笼包。

端上桌,只有区区的三粒,单独盛在一个小小的平底锅里,底下垫着白菜丝胡萝卜丝,包装高档了很多很多。挟一粒送进嘴里,很遗憾,皮厚肉不鲜,完全没有儿时的回忆。

(又:第二张图选自网络,是真正的江南的生煎肉馒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