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秦 之 秦镇的水与酒

风一路吹来,大大咧咧地没有一点遮拦,扯得宽阔的河面起了皱褶,泛了波光,粼粼得好似上好的绸缎。河面上倒映着岸边的风景,似乎还飘渺着秦岭的倒影,河边有人持竿有人垂钓有人戏水,而更远的幽深处一群鸭子嬉戏在河间岸边,一切是那么的悠然自在。

这河便是八水绕长安中的一水“沣河”,沣河欢快地与小镇的东街平行着奔向北方,那小镇就是秦镇。

秦镇,又称秦渡镇,是西周时的沣都,与镐京南北相望。《古今图书集成》载,“秦渡即古丰地,沣水之西岸,丰旧城在焉”,镇北五里的“周文王灵台”便是见证。公元401年后秦的皇帝和大臣由京城长安赴草堂寺听取鸠摩罗什讲经,在此设立渡口登船起程,秦渡由此而得名。

因着这样便利的交通条件,过去的秦镇商家云集,曾有九楼十三堡,繁华一时,名噪一时。如今,我却只看见一段黄土夯的城墙和一座疑似后人重建的南门楼。

登上沣河的堤坝,正是涨水季节,沣河水丰而急,阳光下河面氤氲起缕缕白雾,岸边葱绿的树木中时不时传来鸟儿的歌唱。好水好景,而有好水的地方便有好酒,秦镇的黄酒也是颇享盛名,其中尤以南街长安居滑家和永仁堂蒲家最为有名。

蒲家的酒馆,传统的青砖小院,临街门店。门前高悬酒幌,门上高挂牌匾,只是屋前屋后的树枝太过细小,显不出历史倒有了暴发户的感觉。穿过前院酒坊就在后院的小楼里,坐在二楼,暖一壶黄酒,轻抿上一口,隔窗观望沣河,应该可以一发思古的幽情一念饮水思源之感慨。

黄酒,是用优质糯米加酒曲酿制而成。沣河两岸土质肥沃,不缺优质的大米,于是酒曲的好坏就成了黄酒品质保证的重要一环。蒲家的酒则以精工酿造,药物取胜,主人介绍说,他做的黄酒全靠阴阳地气,自然温度发酵,非得两三年的功夫方得初成。琥珀色的酒液内配有人参、大枣、枸杞、桂圆、鹿茸等药料,等等等等。

我们没有喝上一壶黄酒,却下来走回到破旧的老街上。街上静静的,有些破旧和衰败,突然街边一个黄底红字的招牌跃入眼帘,上书“蒲家黄酒馆”。

店面很破旧,墙角堆着大大小小的酒坛子。主人说,他们是蒲家的老店,我不置可否。这秦镇上大大小小自称正宗的薛家米皮已数不胜数,如果多出几个正宗的蒲家老店也不稀奇。不过,我希望店家的话是真的!

主人很热情,打开酒坛子满斟一杯端了过来。尝一口,没有太大的感觉,稍有后悔刚才没在蒲家酒坊试上一试,如今没了对比评判的标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