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秦 之 品尝墉城邑(上)

城墙的西南角上据说有一处专喝黄酒的院落,名叫“墉城邑”。

紧挨着城墙,用和城墙一色的青砖砌出一个不大的院落,绿藤爬满了院墙,红色的灯笼大大小小地挂在屋檐下庭院里。远远就看见迎风招展的招幌,淡蓝的底上黑色的字迹已经淡去。院落的大门敞开着,门楣上隶书的匾额倒是字迹清晰有力,门后白色的照壁上一个大大的红色的福字。照壁后的城墙根下,堆着一摞层层叠叠的酒坛子酒罐子。

院内有正房一间偏房六间,偏房一字排开,分别是两间炕房、两间厨房、两个乾坤小屋。炕房便是包间,包间内方桌,大炕,只得四人盘腿而居,那炕是真是假,我不知道,只是房内有空调。乾坤映照阴阳,阴阳代表男女,酒馆里需要分男女的地方只有一处,你知我知大家都知,只是千万记住何为阴何为阳,不要跑错了地方。

在院子里稍稍转悠了一圈,便进了正房大厅。门楼的大门是自然的木色,这大厅的梁柱门窗却都漆成了朱红色,煞是引人注目。正房大厅用作了一般餐馆的大堂,进门迎面一幅松鹤的中堂画,挂一联:“松龄岁月长,鹤语还春归”。堂下一张方桌两把太师椅立在黑色的石板地上,威严古朴。

大厅的一边是一溜方桌,长凳。方桌上扣着厚的玻板,亮堂堂地反射着光,倒映着四周的墙。方桌上简简单单就是一个青花瓷的筷筒,只是没有插筷子,倒是单纯做了个装饰。长凳重且宽,移动不便。大门另一边的方桌周围则是几张方凳,凳上鲜红的坐垫是前几年流行的款式。

屋子的一角是个高大的酒柜,像陈列着古董一样陈列着好酒。柜前宽大的台子,靠近台子的白墙上挂着一排排的竹板,竹板上红字墨书着酒单菜单。越看越觉着眼熟,彷佛同福客栈的样子,那个台子后便该是站立着的佟掌柜,手里拨拉着算盘珠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地招呼着客人打理着生意。

掌柜的没等来,等来小二一个。我们略略商量了一下,觉着还是屋外的新鲜空气,还有城墙较为吸引人。喝着美酒,吹着微风,听着若有若无的古乐,数着城墙上的人影,岂不快哉!待到月上枝头时,大红的灯笼一盏一盏地亮起,映着城墙上的灯火天上的星星,更是快哉!

主意拿定,唤一声“小二,院子里摆上,两斤牛肉,十个包子,一壶好酒!”

好戏还在后面,没开锣呢!

居秦 之 品尝墉城邑(上)” 有 2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