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秦 之 品尝墉城邑(下)

“小二,院子里摆上,切二斤牛肉,十个包子,一壶好酒!”

院子里的桌椅早已摆好,椅子是藤的,桌子是铺了竹凉席的。两个黑木托盘先端上了桌,看着是经常用的,边上的黑漆磨去了许多。托盘里排着些竹牌子,竹牌子上红纸黑墨誊写着酒单菜单。牛肉是按份卖的,包子是没有的,好酒是要分年份的。所有的一切,请按托盘里菜单子行事,不可肆意妄为。

行事要讲规矩。茶水只有茶没有水,茶只能泡壶普洱,水连一杯白水也不提供。酒,除了女儿红就是花雕,五年八年十年十五年份的任君选择单价按年份递增。主食,家常的面食,锅盔、麻什,就是没看到包子。菜,下酒的小菜按固定的荤素搭配,两荤两素、三荤三素,等等,其它的热菜就从托盘里的菜牌上挑选,选中了,把牌子一翻,就像古时的皇帝。只是皇帝翻了牌子后,等待他的是玉体横陈的娇无力;这儿的牌子一翻,上来的都是裹着香料烟熏火燎过的。

小二手脚麻利,不一会儿又端着盘子送上了碗筷茶具酒具。碗,小,黑陶的,古朴;茶具、酒具,青花的瓷。再扭头一看,青砖铺的地面上放置好一个青花瓷的托座,上面盘着蚊香,袅袅的烟,直上。

酒坛子一开,酒香四溢,于我,还有家乡的气息,也不知这黄酒如何会在黄土高坡流行。店家说,这里的黄酒都是绍兴原装正宗的,绝无虚假。青花的酒杯,佐酒的茴香豆,温过的黄酒。小抿一口,温润绵长,缓缓咽下,喉间掠过一丝老涩,但那份温暖传至周身,说不清是为了这酒,还是为了那份乡情。

席间所坐者都是走南闯北惯了的,懂得欣赏各类不同的酒水食物,因而对这黄酒的醇厚温绵也有几分青睐。黄酒没有白酒甘冽的豪爽,但是后劲十足,若是仗着白酒的底子,不以为然,肆意地喝,结果一定是先腾云驾雾,再晕头转向,最后不辨东西南北。

酒正酣,兴正浓,月儿却已高挂枝头。随意着将这份温厚咽下,随兴着畅谈人间,爽快有加,快意无比。不舍得离去,不舍得这一分静谧与畅快的交织,抬手唤来跑堂的女子。她举一盏灯,映着红红的餐牌,任我等指点江山快意恩仇,再来一壶美酒。

一阵微风,带去许多的燥热。忽然想到,入秋天凉后,只怕就不能在这院子里举杯对月当歌了。遗憾地惋惜道,一旁的小二听言,却说不妨,天凉,院中每桌上方搭一顶厚重的白布帐篷,再在桌下藏一火炭瓦翁。凝神一想,倒有些韵味,秋天家可以来上一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