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秦 之 月登芙蓉,洞藏太白(上)

月登阁,芙蓉寨,月登芙蓉寨;芙蓉山庄,月登芙蓉寨山庄,月登芙蓉寨休闲娱乐山庄。

我被这东一个西一个的名字搅得头晕,而实际却是无比的简单。这名号里的”月登“二字,是由于山庄地属的月登阁村而得名,芙蓉寨才是山庄真正的大名。亏得有灵动的”月登“二字,才使得这山庄的名字少了几分山寨的艳丽,多了几分缥缈。

灵动也好,飘渺也罢,“山庄”一词一出现,我第一想起扈家庄;然后是欧阳锋的白驼山庄以及梁朝伟的香肠嘴,第三想起呼啸山庄。扈三娘的身影穿越附着到足球场、篮球场、网球场、羽毛球场、乒乓球场上,虽然奇怪却也符合打打杀杀的气质;垂钓的池塘里保不顶藏着欧阳锋练功时参照的蛤蟆;骑马和障碍赛跑,也算得上英伦老绅士的传统。

就像山庄眼花缭乱的名字,这名目繁多的服务,号称”吃住赏玩乐“无所不包,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洋的玩够,土的管足。

住宿环境很是幽静,一色环境优雅的四合小院,以”福禄寿喜“为名。每个小院七间客房,外表看着不错,内里没有机会一探究竟,据说是标准配套。福地、禄居、寿庭、喜宅,这几个名倒比山庄的芙蓉高杆了许多。

小孩子却对蒙古包感兴趣,庄主其实可以考虑,让爱冒险爱新奇的客人住到那里。

山庄自诩是关中的风情,声称推出了纯关中风味的农家菜及关中八大碗系列菜品,外加烤羊肉串为代表的烧烤。但我的注意力却被屋檐下那一排大红的灯笼夺去,灯笼上”洞藏太白“几个字恐怕要引得酒仙下凡而来。

月登芙蓉,洞藏太白,这几个字倒对得工整。月色醉人,美酒醉人,只是芙蓉山庄真正特异勾人的不是这对子,也不是美酒,更不是芙蓉,而是另有其物让这大大小小的光着脊梁耐着性子坐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