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有苏杭 之 重游灵隐寺

小时候就来过灵隐寺,还不止一次。

坐着公共汽车来,好像开了很长的时间走了很长的路。路边都是参天的大树,那时也常在西湖边玩耍,在垂柳边纳凉,那树也是郁郁婀娜,可在我心头总没有前往灵隐寺的路上的树木高大,能蔽去炎炎烈日换清凉无比。

所以,这次从西溪湿地回来的路上,路过灵隐寺,老公方向盘一转拐了进来,顺便问我,“对灵隐寺有什么记忆”。我说:“参天的树!” 还有,还有,让我想想,还有石壁上大大小小面貌各异的佛,那好像是在飞来峰一带。

树木或许依旧参天,可在我的眼中已经没有原来的高大。总是如此,相见不如怀念,刻在童年记忆里的灵隐寺的高大变作了今日的喧闹嘈杂,飞来峰上的各种传说也不再记得,那时我小时候曾经认真听过的,只有个济公和尚还有些许疯癫张狂。

世界变了样,灵隐寺在我心中也变了样。记得小时候,大人牵着我的手走在小路上,一边的岩壁上雕着佛像,山石上有一缕泉水缓缓流下,流过佛像,留下一道暗色的水痕和青苔,无声、润滑。现在我再也找不到这尊佛像,哪怕它就近在我的身边。

灵隐寺也没有变。小时候牵着大人的手,大雄宝殿的烟雾缭绕,香烛四处,香客云集,却不明白这是为何。现在站在大雄宝殿外,香客依旧不变地络绎不绝。放眼望去,红烛刺眼,依旧四处,但却无香烟缭绕。这世事有时真是变得让人哭笑不得,红烛也可伪造,对佛祖的心意不知是否也是伪造。

“砰砰砰~”,几声清脆的声响在寂静中回荡,敲得我心头一震。一个身着灰袍的小僧悠然走过,敲着更报着点。该走了,该走了。

走时,好动的儿子三步并作两步,高高跳起直接跃下好几级台阶,却不想重重摔了一跤。还好没有伤着,也罢,尘世中对佛祖所有的不敬和错误,就当是用儿子的这一“拜”忏悔了吧,罪过,罪过。

下有苏杭 之 重游灵隐寺” 有 7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