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故事 之 榨菜肉丝月饼和大娘水饺

鲜肉月饼里的榨菜肉丝月饼是我的大爱,现做现卖的新鲜出炉,味道好极了。每次有机会回上海老家,有缘遇上的话,我都绝不错过,哪怕排队的人龙再长。

某年回上海,又排队解馋。临近商店关门时间,眼看月饼已不多,原本相对安静的队伍也开始骚动起来。“我要10个”,“给我5个”之类喊声开始此起彼伏,一片上海话中突然夹杂了一声雄浑的东北口音,出自我前面的大汉。

我顺利地买到了月饼,而我前面的大汉的东北口音却还在与营业员莺莺转转的上海话鸭同鸡讲。“鸭”可能不懂“鸡”的话,但“鸡”一定是懂“鸭”的话,但她还是假装不懂不卖给他。这就是90年代初的排外的上海,一个我曾经以为最坚固的地域堡垒,还好我从小就能讲一口地道的上海话。

几年后,我又回到上海。闹市中心“大娘水饺”的霓虹灯招牌和必胜客、上岛咖啡一起闪耀时,就宣告了世界的变化。水饺这种典型的北方面食,登上了排外摩登的上海的街头巷尾,登上了连早餐都是米饭加水煮出的泡饭的上海市民的餐桌,而且还是连锁系列的。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街上少了莺莺吴越软语,多了各地口音,以及普通话的上海多了包容和活力,但也不要矫枉过正少了地域特色,城市还是要有自己的特点。

(部分图片选自网络,作者不详,谨表谢意!)

上海故事 之 榨菜肉丝月饼和大娘水饺” 有 5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