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狱》之前的:美剧的回忆

听小朋友天南海北的闲聊,话题转到几年前的美剧《越狱》,一阵的铺天盖地,一阵的七七八八的新闻、故事、讨论。

我微笑不语默默听着,没有看过,却一点也不眼红,因为我曾经追过的美剧绝对盛况空前过眼前。那叫播映时万人空巷,连小偷强盗都收工守在电视机前;播映后模仿演练剧情的少年疯狂一堆,最后以国家禁播该剧收场。

那就是《加里森敢死队》。

坐在电脑前回想,突然耳边就响起了喊“头”的声音,那声音来自一个叫“戏子”的骗子,一个叫“酋长”的冷漠飞刀手,一个脾气火爆的干精细活的开锁高手,还有一个小偷。这位小偷与头的对话常常会出现“你偷了”、“我没偷”、“我看见你偷了”、“我没偷”之类的无聊对白;而当开锁高手紧张地在保险柜前听音辨号的时候,这位小偷又总是不厌其烦地问“你听出来了没有”“你到底能不能听出来”云云。

4个身怀绝技的囚徒在正规军人“头”的带领下,不按常理出牌,以坑蒙拐骗的另类手法打击德国法西斯,搞笑又惊险,直让当年深受样板戏教育的人们看的是目瞪口呆如痴如醉。

同期的还有一部科幻美剧《大西洋底来的人》,也是大大的教育了众生一把,算是我的科幻启蒙吧。

从大西洋底来的人叫麦克,手上脚上长着蹼,可自由的在海里生活。比大西洋还湛蓝的眼睛上戴了一付大大的墨镜,后来中国的观众称之为“蛤蟆镜”,并演变成那个时代的时尚标志,时髦人士必戴一付,镜片上的洋文标签还不得撕去,以示正宗有派。

研究麦克的科学家是伊丽莎白,金发美女博士,乘坐的是一艘糖葫芦造型的潜艇。我最记得的是,当麦克要重返大西洋时,伊丽莎白淌下不舍的泪,麦克用手指沾了泪水送到嘴里,说是咸的,是海水的味道。


当年疯狂追看的时光,竟然能在我的记忆里留下如此深的痕迹。只可惜那时剧中的演员都远在美国,世界也还没有现在的四通八达;否则追星的热潮一定不输于现在,因为对很久不识中国以外世界的人们来说,他们就像外星人来领般的冲击,对“外星人”的热潮和疯狂一定超过几个明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