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华后的简餐

春节在我小的时候是有肉吃,长大点是大鱼肉,现在感觉是全社会的奢华,各种好吃的不好吃、吃过的没吃过的、贵的便宜的、见过的没见过的,一股脑全堆在餐桌上,送进口中,撑坏肠胃。

这时候清淡的简餐有如春风拂面般的小清新。

鸡饭,两人的套餐,一碟白切鸡,一碟素菜,一碟琵琶豆腐,两盘鸡饭,两碗清汤,一杯龙眼水一杯薏米水。午餐搞定。

上次,也是在这家家饭店,也是简餐,尝试的是家常菜。

一碟甜酱伴着四根春卷上桌,对于吃惯了俺娘亲手做的荠菜肉丝春卷的我,外面餐馆的春卷没有合格的,这一碟也不例外,金黄的外表裹着几根豆芽,怎能打发我。

三色蒸蛋,儿子想吃。研究了半天,黄色的鸡蛋算一色,上面的葱花算一色,第三色难道是酱油?疑惑中吃到底,才发现碗底卧着几个皮蛋粒,第三色原来在这里。

油炸的豆腐,本是普通;加上黄瓜丝,还是普通;但是,浇上鲜红的辣椒酱,便是我的所爱。这碟豆腐名叫泰式炸豆腐,顾名思义,那画龙点睛的辣椒酱自然是酸中有甜甜中有辣的泰国味,辣劲还挺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