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一件事 之 冰淇淋

有段时间,经常中午去吃Jack’s Place家的套餐,物美价廉。套餐最后上的总是一道甜品,冰淇淋的概率比较大。

有一次伤风感冒,略有咳嗽,同行人说,别吃冷饮,别吃冰淇淋了。刹那间,我的思绪“咻”一下飞回到六岁那年的酷夏,妈妈带我回杭州老家看老中医。


自打出娘胎,我就是个药罐子,从小被妈妈带着四处寻医访药,从南到北,从西往东,从西医寻到中医。

那年的杭州真热,热到我觉得自己是两面翻烤的烧饼,被太阳煎烤还不算,脚底也是蒸腾的热气。没完没了的知了声,既像是幸灾乐祸,又像是无力的烦躁。

没有空调也没有电扇没有风,每晚都迷糊在挂着蚊帐铺着凉席的床上,妈妈整夜举着胳膊轻摇着手中的蒲扇,睡梦中也依然在摇。第二天早早起来,赶在日头爬得老高前出门,去老中医那儿贴膏药。据说,这膏药是独门秘方,专治哮喘。每周贴两次,膏药贴在后背上方脊柱处的某个穴位,刺激皮肤有轻微的溃烂,火烧一样的热辣辣,直想用冰敷在后背;更想把冰塞到嘴里,奶油味的冰棍就更好了。

可那一整个夏天,我都没吃过一口冷饮,因为老中医说:“用药期间绝不可以吃冷饮。”妈妈后来逢人就夸我懂事。一想到打针输液的针头,一想到喘不上气的感觉,一想到一晚一晚坐着睡觉,年龄再小,我也能懂事。


如今,我可以不受约束地吃着冰淇淋,当年的忍耐和懂事有了回报。吃冰淇淋的感觉真好,但我也知道节制和适量才是真好,不但对身体好,对人的一生都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